首頁 > 美文欣賞 > 正文

粽香縈繞伴高考

發布日期 : 2019-06-06 點擊次數 : 來源 : 《山東教育報》(綜合版)

吳建
  兒時,每近端午節,母親總要一手牽著我,一手挎一只碩大的竹籃,去那密匝匝瘋長的蘆葦蕩采寬寬的葦葉,回家包粽子。想來是葦葉自然天成的緣故,一經燙煮,既韌且柔。母親心靈手巧,手指間纏繞幾下,便會翻出多種花樣:菱角粽、斧頭粽、塔式粽……上鍋煮熟,那粽子出得湯來,便清香四溢,青翠逼眼,叫人垂涎。母親采擷葦葉時,怕我一個人站在堤岸上寂寞,總會替我卷只葦葉哨。我將哨放在唇邊,輕輕地吹著,清亮的哨聲至今回蕩在耳邊。
  但提起粽子,最令我難忘的,還是30多年前高考前吃粽子的事兒。那一年,我高中畢業準備考大學。可臨考之前兩個月,我突患重疾,錯過了最佳復習時光。痊愈后,心灰意冷的我不想參加高考了。母親很是焦慮,三番五次地勸我說:“孩兒,不管考上考不上,你一定要去試試。考不上又不是丟人的事,我相信我兒,一定能考上大學!”我不忍心掃母親的興,就抱著無所謂的心態準備應試。
  臨考前一天,母親從屋梁上取下那只破舊的竹籃。籃內竟是一扎扎落滿灰塵的葦葉。我詫異地問:“哪來的葦葉?”母親笑笑說:“這是今年端午節時我特意留下的,預備給你包粽子吃,讓你‘包中’。”聽完母親的話,我慚愧地低下了頭。只見母親洗掉葦葉上面的灰塵,將其放在盛滿清水的水桶里浸泡,然后刷鍋、淘米,準備包粽子。
  夏夜,月兒彎彎,螢火點點。吃過晚飯,母親從桶里撈出葦葉。葦葉經水一泡,幾乎和新采的一樣青翠。我為母親搖扇子,驅趕蚊蟲,母親包粽子。她年紀大了,手沒有年輕時那么敏捷了,但包的粽子和以前一樣精巧、豐滿。母親是那樣的認真,一綹白發掛在她清癯的臉龐上,也顧不得捋一下。
  母親不時催我去睡覺,我卻毫無睡意。包到一半時,已近子夜。母親又一次催促道:“孩兒,快去睡吧,明天還要考試呢。”待我一覺醒來,屋里已漫溢著粽子的清香。吃早飯時,母親將一串粽子放在我面前,說:“吃粽子吧!粽子就是‘中了’,吃了粽子,心里踏實。”望著母親布滿血絲的眼睛,我心里一熱,淚水悄悄地涌上了眼眸。
  我噙著淚,剝掉粽葉,蘸上紅糖,咬了一口,頓時一股香甜沁入我的心田。一樣的葦葉、一樣的糯米,我卻覺得今天的粽子比以往吃過的所有粽子都香、都甜。
  我是吃了母親包的粽子考進師范大學的。時光悄然過了好多年,如今又近端午節。時間可以沖淡很多事情,但高考前那香甜的粽子,將永遠留在我的心靈深處。
福彩3d试机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