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美文欣賞 > 正文

春日里的詩意

發布日期 : 2019-06-06 點擊次數 : 來源 : 《山東教育報》(綜合版)

宋以民
  仲春時節已經過去,爭奇斗艷的花兒熱鬧地綻放著,迎接著夏的到來。時令就是這樣循序漸進地更迭著,而這些變化最易打動文人墨客們的心。
  思春念春而不得,對有的人來說意味著一種失落,如果能放平心態,會自成一種風景。杜牧在《悵詩》中寫道:“自是尋春去校遲,不須惆悵怨芳時。狂風落盡深紅色,綠葉成陰子滿枝。”詩里浸潤著一種小失落,因為沒有和盛裝的春天親密接觸,但作者并未悵然生嘆,只是在平和里接受了現實。到底花期已去,花容褪色,非人力所能挽回,但綠葉搖蔭,何嘗不是另一種美美的詩意呢?
  而蘇軾《蝶戀花·春景》里“花褪殘紅青杏小,燕子飛時,綠水人家繞”的清詞麗句,也花飛燕舞,流水淙淙,哪有閑愁閃爍相擾?生命的自然更迭自有它的動人之處,何悲之有?心態放平了,傷情自然煙消云散。
  有時我想,因為人感知世界的角度有別,再加上內心體驗和人生經歷的差異,就造成了他們面對同一種風景會生發多種感慨。同樣面對春花,李清照《一剪梅》中“花自飄零水自流”的感嘆里,有的則是難掩難飾的相思與哀怨。李煜在他的《虞美人》里有“春花秋月何時了”的怨悵,7個字濃縮了亡國之君難以名狀的悲苦。對他來講,春天無論多美、多艷,綻放的全是新“愁”舊恨,那綿綿如水的怨痛,永遠也改變不了“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”的現實了。
  春光美艷易逝。而花開花謝的生命嬗變,則容易讓人與時光匆促、青春可貴聯系起來。傳說中的唐朝杜秋娘就有《金縷衣》一詩:“勸君莫惜金縷衣,勸君惜取少年時。有花堪折直須折,莫待無花空折枝。”雖然對詩歌的解讀見仁見智,但因春生情的共識讓它蓄滿了流芳百世的生命力。宋朝大學者朱熹的“少年易老學難成,一寸光陰不可輕。未覺池塘春草夢,階前梧葉已秋聲”也是因為春色的速來速去而生發的感慨,更有催人向上的力量感。它朗暢爽利,簡潔明快,告誡人們,青春韶華亦如春日春花,它來去匆匆,我們真的沒有不好好珍惜的理由。
  春是一幅美極、妙極的風景畫,它朦朧迷離,它含蓄富有韻致,它耐人咀嚼又引人回味,但它從來都不是文人雅士的專寵,相信人人在這幅畫中都有自己的獨特體驗。
福彩3d试机号